致青春,致梦想,一片自留地

Menu

都是凡人:微信造谣的,nmsl

前言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老爸给我说新冠病毒就是美国人传染给中国的,还给我说0号病人都找到了,好吧,肯定是那个王八蛋又在胡写乱发微信了。今天如厕时候打开微信,一位平时工作上有往来的大客户在微信上转发了这片文章,然后义愤填膺的附带评价说要美国人赔偿。

好吧,你们都是大爷,一个是生我养我的老爸,一个是业务上给我重要收入的大客户,我没法和你们说道说道,就在这个自留地里喷一喷这些王八蛋。

微信上写造谣信息,博眼球赚钱的王八蛋们,nmsl!!!

本文最后会附加上那个微信的全文截图,入肉他老木的,造谣文写这么长,也不怕手指敲键盘敲个骨断筋折,七窍流血。

造谣微信的大致内容:COQID-19的0号病人是Maatje Benassi

备注:Maatje Benassi是参加2019年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女军官

没有任何的权威信息引用,通篇只是这么一个截图作为信息来源

干你老木的,什么时候0号病人的确认这么简单,生物学检测,病毒检测都不需要了,直接来几个记者就把这大谜团就揭开了?

什么记者,这tmd就是几个美国的网红,是记你老木的者,视频最早发布于youtube,这几个网红本身干的就是蹭热点,抓流量,挂广告,369抓现钞活。

因为Maatje Benassi有亲戚在美军的生物实验室工作过,他有几个亲戚感染了,就算这些信息都是真的吧,Maatje Benassi就是COQID-19的0号病人了?今天你爹出门穿了一键蓝衣服,所以穿蓝衣服的都是你爹了?你爹真TMD多。

MB的最恶心的是还在文中加上这种东西,入肉你老木的,有血有情怀的中国人和你有个毛的关系

以“COQID-19的0号病人”为核心的吸引流量的丑剧反复上演

关于COQID-19的0号病人追寻丑剧,早在2020年2月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当时也是微信上有个傻逼“武小华博士”说:“1月24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等人在《柳叶刀》刊载的文章里提到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第一例患者症状开始日期是在12月1号(尽管官方一直宣称是12月8号),一个细节是,他的家人都没有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同时,第一个病人和后来的病例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

然后丫TMD就经过一番子丑寅卯、天干地支的推算,算出了有一个被隐藏的“0号”患者,而且那个患者就是已经毕业多年且不在武汉本地上班的研究生,叫黄燕玲,然后又关联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一个叫石正丽的研究员。

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官方回应、密切关联人石正丽和黄燕玲进行了回应,被冠以举报人名头的研究员陈全姣也进行了澄清,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也进行了声明!至此,整个事件暂时算告一段落。

我对COQID-19的0号病人的理解

0号患者准确的来说应该叫首例感染者,指的是第一个确证的流行病患者,在公共卫生学上称之为指示病例(index case)或者原发病例(primary case)。寻找和确认“零号病人”,对病毒的溯源以及疫情的防控至关重要。

首先这个COQID-19的0号病人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和艾滋病的0号病人一样,永远存疑。有点类似数学里面的圆周率兀,存在但永不可得。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灾难,不是政治上用来交手的道具,更不是用来微信上吸引流量赚广告费的话题。

此次COQID-19的0号病人肯定存疑,但是在武汉开始爆发也是不用质疑的。

世卫组织的专家都还没说0号病人已经找到了,听惯了国内砖家言论的劳苦大众这次连砖家都不如的美国网红顶多是牛粪墙的话就开始当真理传播起来了?

博眼球,吸流量,赚广告费是微信谣言的最终目的

微信造谣干嘛,当然是赚钱了!天佑中华,当然要天佑中华,但是天佑中华不等于要天佑你们这帮造谣的,干你老木的,微信造谣的,nmsl

看到这文末的广告了没,1000个人看就能有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收入。这片造谣文章阅读十万+,在线2000人,这就是一波送钱大军啊。

再来看看这个微信公众号发的其他几篇文章:几乎每一篇都是标题党,断章取义,没有几个正常的标题。文章每一篇可以想的,都是要转发,求扩散,然后最下面漏出个狐狸尾巴,挂个广告。然后躲后面乐呵呵的数钱玩。文章真实性?去他大爷的,反正妈都s了,无所谓,钱才是妈。

附件

最后附上这篇造谣全文,存个档

— 于 共写了1695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